服务热线:

凯发K8旗舰厅App下载

您当前的位置: > 凯发K8旗舰厅App下载 >

任贤齐的“清醒”,是影坛的“幸运”,是歌坛的“不幸”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1/11/09

html模版任贤齐的“清醒”,是影坛的“幸运”,是歌坛的“不幸”

久未露面的任贤齐,推出了自己的首部微纪录片《任贤齐的音乐故事》。

学生时代进入滚石唱片,从“冷板凳”歌手到超级流行天王,从一夜爆红到日渐冷却,从歌手跨行成为演员,这是任贤齐一路走过的星途。

一路走来,任贤齐始终保持着难能可贵的“清醒”。从歌手跨入演员的行列,这是影坛的“幸运”,也是歌坛的“不幸”。

1966年出生的任贤齐在高中时,组建了自己人生第一支乐队。后来在老师的推荐下,他加入了新格唱片。

退伍之后他发现公司倒闭了,自己连同公司的桌椅板凳一起,被“卖”给了当时如日中天的滚石唱片。

在滚石,任贤齐遇到了改变他命运的人??既是贵人也是恩师的音乐制作人小虫,如果没有小虫的三次“相救”,或许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任贤齐了。

初到滚石,名不见经传的任贤齐备受冷落,在公司年终清算时,毫无贡献的他险些被清退。

当时是小虫力排众议保下了任贤齐,虽然留下了他,但任贤齐却被遗忘,生生坐了三年的“冷板凳”。

直到1996年,任贤齐再次面临解约危机时,小虫才记起自己曾“救”过的小齐。

于是小虫选择第二次“救”他,并把他带去美国,制作了任贤齐的第一张专辑《依靠》,结果反响平平。

就在公司准备放弃他时,小虫第三次出手“救下”任贤齐,为他量身打造了大火的金曲《心太软》,让他直接活成了当红炸子鸡。

后来,小虫被人算计,公司会计卷走了他账上的1500万,一夜之间小虫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,圈中艺人纷纷避之不及,无人伸出援手。

而此时的任贤齐二话不说,当即拿出100万现金帮小虫渡过难关,并表示这笔钱不用还。

100万放到现在也是一笔巨款,当年的购买力更是恐怖。

实际上,“清醒”的任贤齐并没有把钱看得太重,在他眼里,他与小虫亦师亦友的情谊,远比金钱来得更重要。

当年他的《心太软》到底有多红呢?

大概就是能让天后王菲甘拜下风,心甘情愿地承认:“最红的是《心太软》,我们出门听见到处都在放这首歌。”

也正是从《心太软》开始,任贤齐开启了一段属于他的“歌坛制霸”周期,一路高歌猛进。

然而,突如其来的名利、赞誉、爆红,以及当初《心太软》2600万张破纪录的销量,都让任贤齐得了“大头症”,飘飘然的忘乎所以,渐渐地失去了对唱歌的初心和耐心。

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当时的自己,那就是“比较狂傲、些许嚣张”。

一个人在落魄时,能够保持清明的心理;然而当一个人位处顶峰,被鲜花、掌声、金钱、名利所蒙蔽双眼时,迷失其中的人是很难再听取旁人意见。

更何况是当时凭借《心太软》红遍大江南北的任贤齐,名气和价值飞升的他本可以用更少的时间去完成音乐作品,从而留下大量时间去享受外界给予的荣耀。

直到有一次录音时,小虫对他说“小齐,你的心变了”。听闻此言,任贤齐才开始重新审视自我。

幸运的是,任贤齐在荣耀加身的巅峰,依旧能找回清醒的认知,他深切的意识到自己的成功并非靠自己,而是有了身边许多人的帮助。

所以名利要看淡一点,把自己归零,才能够往下一步走。

正是因为任贤齐懂得“及时止损”,保持清醒,才有了他在1998年的再次大放异彩。也是在这一年,诞生了《对面的女孩看过来》《我是一只鱼》《任逍遥》三支KTV金曲。

次年,任贤齐的音乐之路更加疯狂,《天涯》《春天花会开》……在滚石和小虫的双重操刀下,任贤齐成了当时当之无愧的“顶流”。

在那个被“四大天王”统治的时代,任贤齐的横空出世就像是一颗惊雷,炸开了华语乐坛新的突破口。

看惯了俊男歌手,算不上标准帅哥的任贤齐,以一种略带有“江湖气”的音乐形式出现,为多为情爱风格的乐坛平添了一抹多样性。

既有《任逍遥》《天涯》的粗犷,也有《心太软》等的少男心思。

如果说彼时任贤齐的成功,得益于滚石和小虫的提携,还有华语乐坛的多样性和包容性。那么,于当时的乐坛而言,任贤齐的存在何尝不是整个流行乐坛的幸运。

很多人说任贤齐的歌曲好听、传唱度高,究其根本,是因为他的歌太口水化、太大众化。

而从结果来看,不论是任贤齐这个人,还是他的歌,也确实做到了“好卖”,否则《心太软》也达不到2600万张的惊人销量。

在任贤齐看来,他是个“好朋友”式的歌手,带着一种“平凡的了不起”,这是他的特色。

歌词易懂、旋律上口,无论男女老少,人人都能跟着哼唱几句,看似平凡的作品却能够流传下来成为经典,这难道不是一种最不平凡的存在吗?

就像环卫工人打扫卫生一样,同样是平凡而伟大的。音乐毕竟是唱给听众听的,曲高和寡的高级难免让人心生距离。

很庆幸,任贤齐对自己的音乐作品有着很清醒的认知,而非执拗地纠结于它们是否够艺术、够高端,这也是大家喜欢任贤齐的原因。

尽管从小组乐队,后来成为专业歌手,但任贤齐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“创作型歌手”。他的作品大部分依赖于旁人制作,尤其是早期助他登顶的小虫。

千禧年之后,歌坛整体的大环境江河日下。这样的现状带给了任贤齐大量的空白期,也没有前些年那样高频的迸发火花和持续高产。

加之周杰伦的横空出世,不仅改写了华语乐坛历史,也改变了男歌手的站位格局。

从1996年《心太软》霸屏大街小巷,在周杰伦称霸乐坛之前,任贤齐甚至被誉为上世纪台湾歌坛的“末代天王”,到2005年离开滚石唱片,任贤齐留下了近百首经典歌曲,以及数不清的歌者荣誉。

这近十年时间,歌坛上属于任贤齐的辉煌暂告一段落。

随着任贤齐的辉煌暂停,很多人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过气了。其实作为“商品属性”较重的歌手,或多或少都要经历从出道即巅峰到突然无人问津的过气情况。

像是曾经红极一时的阿杜,最红的时候满大街播放的都是他的歌,可是消失也似乎只是一夜间的事情。

在面对有人说他消失、退休、人气不如从前的评论时,任贤齐表现出的淡然和看开,是让许多人始料未及的。正如他自己后来所讲的:“过气的定义是什么?如果不红叫过气,那我就没觉得自己红过,所以不算过气。”

经历过巅峰的人往往在面对不如从前的境况时,巨大的落差感总是让人难以接受,可任贤齐能够冷静看待、平静面对,这样清醒的自我认知相信是很多人所不具有的。

从另一个层面讲,在如今情怀开始占据主导情绪,大家纷纷怀念像任贤齐他们这辈的歌手们,怀念那些可以成为经典的金曲,而不是现在被荼毒的歌坛。

这样想来,“末代歌王”任贤齐被时代所替换,被乐坛更迭后的新人所取代,这何尝不是华语乐坛的不幸之处。

所幸,任贤齐明白每个人的事业都是潮来潮去,他从来不怕“被取代”或是过气,因为能把自己淘汰的只有自己。他曾说过“我很少有危机感,因为我一直在虚心学习和改变”。

而这种改变最明显的体现,就是任贤齐除去歌手身份后,在不停的转换着各种新的身份角色,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可能性,比如成为演员。

或许,影坛应当向乐坛真挚的说一声“谢谢”,如果不是乐坛令人失望的更替和抉择,让任贤齐逐渐退出了乐坛发展,那么华语影坛也不会迎来一位比肩影帝的实力派演员。

歌手+演员的双重身份,呈现出的是“1+1>2”的效果!

用一句话来形容“演员”任贤齐,大概就是:正派平平无奇,反派惊艳全场。1999年初入影坛,任贤齐就凭借《星语心愿》入围当年金像奖最佳新人奖。

之后他几乎一直出没于浪漫爱情喜戏路,包括《夏日麽麽茶》《嫁个有钱人》《绝种好男人》《花好月圆》等影视作品大部分陷入雷同的类型中,这也让任贤齐发展平平。

所谓千里马也得遇到慧眼识珠的伯乐,在这一点上,任贤齐无疑是幸运的。

从前音乐上,有小虫鼎力相助。成为演员后,就在他被浪漫喜剧桎梏,毫无进展之时,他又遇到了人生的另一个贵人??导演杜琪峰。

2004年,他出演了杜琪峰的电影《大事件》,饰演一名全城通缉的反派悍匪。

尤其电影中有一幕他和杀手尤勇在被警察包围,还能泰然自若地在厨房给人质做饭,冷酷中又带着些许温情。

相较于过往的角色,这个悍匪要复杂许多,尽管任贤齐当时的表演还略显生涩,却也恰好体现出了冷酷劫匪的双面性。

杜琪峰曾说“任贤齐的眼神里有一股邪性”,的确,反派角色中的任贤齐被激发出了体内暗藏的狠戾的表演特质。

2006年,在杜琪峰的经典电影《放逐》中,戏份不多的任贤齐让人惊艳。

枪林弹雨中,看着同伴悉数倒下,他叼着烟,利落的装弹射击,一副云淡风轻,让人感觉平淡中透着一股子决绝的阴狠。

而到了2016年,任贤齐的演技像开了挂,青涩稚嫩全然褪去,一代悍匪“叶国欢”正式登场。

凭借精彩演绎,让他提名了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“最佳男主角”。尽管最后惜败林家栋,可这个提名等同于正式肯定了任贤齐的演技。

而在被问到没有得奖,会不会失落时,贤齐一口否定:“基本没有失落。”

对此,他做了一个类比,说道:“就像我的音乐一样,我也没有入围过金曲奖,即便是当年大街小巷都在播放的《心太软》,也并未拿过金曲奖之类的大奖。而在电影这一块,《心愿》和《夏日的麽麽茶》有很多人喜欢,但这些戏不可能拿奖的,只要我在大家心中留一个位置,大家记得这个角色,我就觉得我拿奖了。”

在任贤齐的心里,大家喜欢自己的歌、喜欢自己的角色,这远比得奖更重要。

其实哪个歌手、演员不希望通过奖项来肯定自己的实力,而与得奖相比,如何能在失奖后依然能够保持清醒的认识和初心,而不被外界言论所扰,这才是任贤齐最难得可贵的地方。

出道三十余年,我们却鲜少能看到任贤齐出现在综艺节目中,甚至他被一度调侃为“娱乐圈失踪人口”。其实这些年来,找他的真人秀邀约不在少数,而综艺的影响力和可观的收入,是能让许多明星趋之如骛的。

可是任贤齐就真的像他的姓氏一样,很任性”,想干嘛就干嘛,但要做值得的、有意思的事。所以即便真人秀有着巨大的吸引力,可他却更喜欢去可可西里拍拍纪录片,走走茶马古道。

而对于唱歌这件事,尽管在很多人看来他几乎隐匿于歌坛,实打实地“过气”了。其实,只是现在的他不想再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,不为了迎合节目为了收视率去刻意制造的话题和冲突,来模糊了“唱歌”这件事在自己心中的位置。

“我有我的风格。只能是哪天我自己不争气,去接大量的商演,那才会把这些经典给毁了,消耗自己的事我通常不愿意去做,也很珍惜每个唱歌的场合。”

无论如何转换身份,“爱惜羽毛”、不消耗自己这件事是自出道以来,刻在任贤齐骨子里的认知。

当歌手时如此,尊龙人生就是博,做演员了亦然。

正如他被问到“如今接戏的标准是什么”的时候,他直言不讳的说道:“那些太没意思的、搞笑的或者说随意叫我去客串的,我会说拜托你不要找我,剧本烂还会被我骂,我管他。”

关于年老、过气、被取代的话题,任贤齐的态度始终如一:不急、不惧。在最对的时候,做最准确的事情,是他现在的人生理念。

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看过所有风景后的坦然和淡然,但是能时刻保持清醒看待不同阶段的自己,谈何容易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  • 售前咨询
  • 售后服务